您的位置:主页 > www.881456.com >

连肖战、孟美岐的《诛仙》都救不了它

时间:2019-10-03 21:10来源:未知 点击:

  2019年第一季度,平特精版料图库平特精版。屡出爆款的新丽,为什么这两年的表现连肖战都无力挽救?三次冲击IPO失败之后,对赌能否完成?

  《诛仙1》上映后,首日票房破亿,毁誉接踵而来。原著粉与肖战、孟美岐等明星粉丝在“烂电影”与“好电影”之间来回撕扯,博弈于豆瓣、猫眼等评分场所,打成一星与五星平分秋色的奇异“和局”。

  不得不说,《诛仙1》这部大IP在有流量明星加持后,关注度更胜从前。原著粉固执地想要影视塑造出的形象与“心目中的哈姆雷特”画上等号;影评人则死盯着剧情、演技、制作水平。多方关注下,其背后的制作方新丽传媒被送上了风口浪尖。

  无论是《我的前半生》《余罪》《白鹿原》还是《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从这些质量与收视、票房均在线的影视剧中,都能看到它的身影,要么作为制作方,要么作为参投方。

  在业内,成立于2007年的新丽被认为是一家制作相当有水准的影视公司。相比于华谊、光线等影视前辈,新丽称得上后辈中的一匹黑马。

  遗憾的是,三次冲击A股上市未果后,二股东光线将所持股份卖给腾讯,随后新丽辗转至阅文集团安了家,并背上了2018、2019、2020年不低于5亿、7亿、9亿净利润的对赌协议。

  这也是截至目前,《诛仙1》虽独占中秋档3.6亿票房、连续多日票房第一却仍旧被揣测、怀疑的原因:《诛仙1》能否让新丽逆风翻盘?

  不久前,阅文集团披露半年报,其中新丽收入6.6亿元,净利润不足1亿;目前来看,《诛仙1》票房3.6亿,新丽能到手1亿左右。2019年已过半,7亿的目标看起来遥遥无期。

  从这两年数据来看,新丽表现的确不尽如人意:“项目没能如期上线”似乎是主要原因。

  2018年,原定于第四季度上线的电视剧《狼殿下》《欲望之城》未能如期,自筹的《如懿传》不仅没能上星电视剧,还与《延禧攻略》撞档,收入不达预期。

  2019年,赶上古装剧受限,新丽计划播出的《狼殿下》《庆余年》《天龙八部》和《鹿鼎记》能否顺利播出充满不确定性。尽管有接近新丽的内部人士透露《狼殿下》《庆余年》已在排队,“并且很有希望播出”,不过效果如何还很难确定。

  用“空有一身力气没处使”来解释新丽的铩羽而归虽然合情合理,但生意场上的输赢,运气本就占了三分,向来没有情面可言。

  阅文方面告诉市界:如果新丽无法完成对赌业绩,根据我们的收购协议,支付给新丽的收购对价会根据绩效完成情况进行扣减调整。例如去年,阅文就对新丽做出了估值调整,调减了约8.5亿元的支付对价。

  据了解,阅文收购新丽共计155亿人民币,交易方式为51亿元的现金和104亿元的股票,“其中包括一个基于财务表现的获利计酬机制,以激励新丽管理团队并使其与公司长期发展保持一致。”阅文向市界解释道,“我们认为这个结构将有效控制对我们股东的潜在风险,也让我们对交易的价值有了战略考量之上的信心。”

  基于此,新丽业绩对阅文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但从资本角度看,业绩不达预期对于新丽高管的打击不容小觑。

  传媒行业分析师刘晓告诉市界,如果新丽无法完成对赌业绩,会面临商誉减值以及被追索损失的结果,股东能套现的钱自然也会减少。

  抛开股东自身损益,对于新丽这家公司来说,几部作品的得失很难产生逆风翻盘的效果。

  “影视行业是资本的游戏,”互联网分析师葛甲告诉市界,影视行业与制造业、快消品不同,它主要是靠资本支撑的,只要有钱就能拍摄、能上映就能有回报。“此外,除了公司自身的投入,还有很多外部投资。”

  “所以一两部作品的成功未必能让公司大富大贵,但一两部作品的失败也不一定会带来致命后果。”资料显示,《诛仙1》的出品方除了新丽传媒,还有华夏电影、上海淘票票、爱奇艺影业等公司。

  接近新丽的内部人士告诉市界,新丽高层对此的态度是,影视公司正处于行业周期,但是“一般影视行业下半年会比上半年好很多”,待播剧和电影的播出等因素可能会推动业绩向好。

  相较于光线、华谊等影视界前辈来说,成立于2007年的新丽虽是后辈,倒也称得上“后起之秀”。

  以电视剧制作入行,新丽开了个好头,过去的作品《血色迷雾》《秘密列车》《你是我的兄弟》等席卷了各大电视台收视奖;2010年参投电影《山楂树之恋》,开始跨入电影行业。

  此后制作和参与的《失恋33天》《搜索》《101次求婚》等电影口碑票房双在线,新丽的电影业务走向了快车道,并于2015年在收入上首次超过电视剧业务。

  公司通过签订影视剧业绩合作协议,将编剧、导演与自身捆绑式合作,并在选角上颇具眼光:比如编剧有申捷(《白鹿原》编剧)、流潋紫(《甄嬛传》编剧)等;导演有刘进(《白鹿原》、《一仆二主》导演)、著名导演陈凯歌。同时,张嘉译、海清、李光洁、宋佳等一批有演技的演员都是新丽的股东。

  有了这样的班底做后盾,2015年,新丽出品了《杜拉拉追婚记》《夏洛特烦恼》《煎饼侠》《道士下山》4部电影;2017年,《悟空传》《羞羞的铁拳》《妖猫传》等接连上映。

  新丽进入了高速发展阶段,2014-2016年,新丽分别实现6.55亿元、6.56亿元、7.45亿元营收。这或许与董事长曹华益的眼光独到也有关,北京上游影业有限公司CEO卢金珠称他是“对内容有感觉的人”。

  然而新丽也难逃影视业的通病,隐藏在良好业绩下的是其逐年走高的资产负债率。数据显示,2014-2016年,新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4.15%、52.35%、62.03%,远高于同行。

  面对高启的负债率,上市对新丽来说就十分迫切,遗憾的是这并不容易:新丽三次冲击A股IPO均以失败告终。业内人士分析,新丽失败的原因复杂多样,涉及到关联交易与同业竞争、资产负债率过高或者估值不达预期。

  抛开外界猜测,新丽此时最关心的是如何弄来大笔资金。与以往对比,新丽2017年6月提交的招股书首次发行的拟募集资金总额由9.2亿元增长至20亿元,公司对资金的需求迫在眉睫。

  卖身于腾讯变得顺理成章。“新丽单独上市与卖给上市公司其实效果相差并不大。”葛甲说道,“尤其是后来再卖给阅文的时候用了现金加股票的对价方式,新丽从中得到的比它单独在A股上市可能还要多。”

  实际上,155亿元的对赌价格在当时资本市场看来有些虚高,收购新丽第二天,阅文股价下跌17%。

  尽管如此,阅文并未因此动摇,这与其在IP影视方面的布局有关。阅文方面告诉市界,阅文长期战略中的一个关键部分就是充分释放其内容库的变现潜力。

  过去阅文有小规模参与联合投资和联合制作,但是“我们的雄心一直是获得对IP改编过程的更大控制权,并从目前正在高速增长且非常具吸引力的下游传媒市场获得更大的收益”。

  培养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的内容改编能力自然成为释放阅文内容库价值潜力的必由之路。在阅文看来,新丽的加入有助于阅文全面掌控IP改编过程以推动影视、网络剧、网游动漫的全方位开发并加强作家与用户的参与度。

  有观点认为这或许与新丽从都市剧转型拍古装玄幻剧有关。毕竟从新丽历史来看,这是一家在都市剧上有颇多成功经验的公司:《我的前半生》《悬崖》《虎妈猫爸》……很多脍炙人口的影视剧,新丽每年总会出那么一两部。

  不过这样的说法似乎不太站得住脚,在葛甲看来,虽然古装剧与都市剧是两个十分细分的领域,但至今没有听说过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只能靠拍一种类型的影视剧活着。

  卢金珠告诉市界,影响IP改编电影能否成功因素很多,“中国的电影市场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能光看IP、演员怎么样,还要看作品题材类型、档期,比如同期上映的影视剧有没有同类竞争”。

  《诛仙1》并不代表新丽不适合古装玄幻剧拍摄。此外,收割年轻观众市场、多领域的开发对新丽来说也是“好事儿”。

  “一两部影视剧对新丽可能不会影响很大,关键在于可持续性。”葛甲说道,新丽接下来要关注的点是如何保证影视剧的制作能够循环、持续。“所以接下来,无论是阅文对新丽的管理,还是新丽自身的运营都尤为重要。”

  卢金珠补充道,阅文与新丽虽然同属于文化行业,但一个是数字出版网络文学领域,一个是影视制作,在结合过程中肯定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症状,需要时间去磨合。

  葛甲补充道,阅文有IP、发行团队,在影视市场里有号召力,对新丽而言多了版权库的选择。“但公司发展的关键是要尊重市场规律,不要只让它拍摄你家(阅文)的IP。”

  “最好新丽能够独立运营。”葛甲建议,“在这个过程中要海纳百川,不要过多干预,虽然你家(阅文)IP多,但并不都适合新丽拍,要给新丽时间慢慢跟阅文融合。”

  据接近新丽的内部人士透露,截至目前,新丽与阅文是分开办公的。“事实上,腾讯给我的感觉就是对它下面的公司都很开放。”他说道,以前腾讯对阅文如此,如今阅文对新丽同样如此。

  阅文方面向市界透露,目前新丽仍旧是既有的管理团队继续负责电视剧、网络剧和电影制作业务,并有权对原创内容进行挑选,包括从阅文以外的平台选取素材。此外,除了可以挑选头部IP以及深度参与改编开发,新丽还可以在中腰作品中挖掘适合授权改编的内容。

  当下新丽古装IP影视剧多一些或许只是凑巧,但要承担起阅文打造中国漫威的野心,如今的新丽还要在IP挑选上多一丝谨慎,在IP改编制作能力上多一点持久。无论是阅文还是新丽要走的路都还很长。

开奖结果| 今天生肖开奖结果查询| 一肖中特免费中后付款| 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 六和透码| 323444高手坛| 雷锋高手论坛| 最新六开彩开奖结果| 老奇人正版平特藏宝图| 公牛网|